闲书

沉迷学习日渐消瘦中|•ω•`)
这里高三狗更新困难|ω•`)
遁(つД`)

【忘羡】放学

放学了,魏无羡独自走在拥挤的人潮中。

平常都有江澄和他一起,偶尔还加上一个聂怀桑。但今天江澄因为要跟他父母和姐姐江厌离一起回家探亲,所以没来学校。聂怀桑也因为这次考试退步惨遭班主任蓝启仁留校,听说还要把他大哥也叫来。

于是只能一个人走的魏无羡有点无聊。

无聊的魏无羡走在街上,他四处张望,忽然看见前方不远处正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眼前一亮,嘿,这不是小古板么!

小古板蓝忘机正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步履坚定,从容不迫,就连背影也透着一股雅正的气息。

魏无羡此时正愁着回家路上没的玩,这下可好了,有蓝忘机可以玩了。

魏无羡迅速跟了上去。

此时公交车也来了,乘这路公交的人不多也不少,此时都三三两两的聚集到车前,等着开门。

魏无羡想着先提前拿好钱,可他一摸兜,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糟了,没零钱!

平常他都是带着整额的钱,放学时先和江澄一起到附近的商店买点零食找零,等到下一批的公交车时再去坐,也就没有那么挤了。

而今天江澄不在,他又一心想着追上蓝忘机,自然而然就把这事给忘了。

魏无羡连忙跑去换零,此时蓝忘机早已上了车。魏无羡边跑边忧郁的想:“完了,这下完了,到手的蓝湛飞了。”

没想到等他飞快的买了点东西再从商店里出来,那辆已塞满人脸的公交车还停在那里。

太好了,蓝湛没飞!

魏无羡大喜,长腿一迈,就朝公交车冲了过去。等他跑近了才听到司机还在大喊:“都往后面去,挤一挤,还有位置!”

公交车内,人群时不时传出几声抱怨,又开始缓慢的流动起来。

魏无羡来不及多想,见到此时的公交车门还开着,一个大跨步便跳了上去。他稳稳的站在门口的台阶边缘,抓扶手,投币,一气呵成。

公交车的门在他身后关上了。

等完成了这些后,魏无羡才抬起头,他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感慨道:“哇,真的好挤。”

他本还想再找找蓝忘机站在哪里,却突然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他低头一瞧,发现自己身前站着个小姑娘,正呆呆地看着他。

魏无羡下意识地对她一笑,那小姑娘便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去,好久没有抬起来。

魏无羡见状心里有些嘚瑟,他又接着抬头去找蓝忘机,一眼便看到蓝忘机正站在车厢中间,拉着扶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魏无羡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用口形道:“蓝湛!”

蓝忘机见了,却并不高兴,那张本就冷若冰霜的小脸蛋似乎显得更加冰冷了。他无声的动了动嘴唇:“轻狂。”在人群中有些艰难的背过身,再不去看魏无羡了。

魏无羡不禁陷入沉思:“莫非蓝湛真的有这么讨厌我?竟然看都不愿意看我。”但他又转念一想,“他讨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讨厌他。”

于是魏无羡很快就把这个偶然冒出的想法给丢掉了,他半倚在一边的栏杆上,盯着蓝忘机在人群中绷的笔直的背影,不知不觉便入了神。

公交车上的人来来去去,魏无羡却浑然不觉。直到蓝忘机的背影一动,他才回过神来,有些懊恼的想:“我怎么会盯着这个小古板的背影看这么久!”

谁知等他懊恼完,蓝忘机的背影已经不见了。

魏无羡连忙跳下车,刚站稳便看到蓝忘机在前方大步走着。他走的稳且快,不过是一眨眼间的功夫就和魏无羡隔了好长一段距离。

魏无羡连忙追了上去,和蓝忘机并肩而行。

蓝忘机冷淡的看着他。

魏无羡道:“蓝湛,你今天怎么走的这么快!”

蓝忘机扭过头,不理他。

魏无羡委屈巴巴:“你怎么又生气啦,蓝湛你的脾气可真坏!”

蓝忘机又把头扭回来,他一字一顿的说:“我没有生气。”

魏无羡道:“你还说没生气,没生气你走的这么快!”

蓝忘机道:“我没有走快。”他放慢了脚步。

魏无羡满意道:“这样才对。”他接着又问:“蓝湛,你刚刚生什么气呢?”

蓝忘机似乎又想说自己没有生气,魏无羡做出个停的手势阻止了他:“你可别说你没生气,我才不信。”

蓝忘机便不说话了。

魏无羡还想再说什么,但他突然看到了一家花店。

魏无羡不禁停下脚步,他扭头对蓝忘机说道:“蓝湛,你等等我。”

蓝忘机便也真的停下了,他站在原地,看着魏无羡向花店走去。

魏无羡走近花店,发现里面坐着位女店主。

他从争艳的群芳中仔细挑了半天,终于挑出朵最艳丽的,转头问道:“姐姐,这花多少钱?”

那店主笑道:“小帅哥嘴倒是甜,你要这芍药?”

魏无羡也笑道:“是啊,姐姐便宜点吧。”

店主闻言顿时笑的更甜了,她道:“你想都别想。”

两人付钱之后,魏无羡便拿着花走向仍旧等在原地的蓝忘机。

蓝忘机一动不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魏无羡走到他近前,笑着道:“蓝湛,我回来啦!是不是很想我?”

蓝忘机道:“无聊!”顿了顿,他又问:“为何买花?”

魏无羡一笑:“你猜?”他看着蓝忘机紧紧抿着的双唇,又说:“就知道你猜不出来,别急,等会你就懂了。”

两人又继续走了一段距离,魏无羡嘴上说个不停,话题从昨天江澄踩到狗屎到上周师姐又做了莲藕排骨汤,念念叨叨了一整路。

蓝忘机倒也听的认真,一双浅色眼眸紧紧的锁住他,时不时的低声应一句。

魏无羡被盯得有点晕乎乎的,他不知不觉越讲越多,快到家了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事没干。虽然有些莫名自己今天怎么总犯傻,但魏无羡也没空去考虑这个了,他现在正准备干件大事。

魏无羡突然不说话了,他停下脚步。

蓝忘机虽然有些不解,但也跟着停了下来。

魏无羡神神秘秘的凑近他:“蓝湛,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这朵花吗,现在我来告诉你。”他看着蓝湛茫然的眼神,微微一笑。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花往蓝忘机鬓边一插!

蓝忘机顿时愣住了,魏无羡看着也是一呆,芍药艳丽的色彩衬着蓝忘机如霜似雪的脸庞,竟说不清花与人哪个更美。

魏无羡的心脏狂跳起来。

他本意只是想戏弄一下蓝忘机,没想到却弄得自己连心跳都控制不住。

魏无羡勉强定下心神,他一边想着自己今天果然好奇怪,难道是在公交车上挤傻了,一边往后蹿出十几米。

蓝忘机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抬起手,动作一卡一卡,极为缓慢的摘下花朵。

他先将花朵紧握在手心里,然后才咬牙切齿道:“魏 无 羡!”

而此时的魏无羡早已跑出老远,蓝忘机只能听到他放肆的大笑声在空气回荡:“哈哈哈怎么样蓝湛!惊不惊喜?我先走一步,那花就送给你啦!”

隔了一会又远远的传来一句:“哦对了,那花衬的你可好看了,二哥哥真是人比花娇啊哈哈哈哈……!”

不去理会路人的驻足围观,蓝忘机兀自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颤抖着手,几次走到垃圾桶边上,看起来很想把花丢掉。但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还是脱下书包,将手中之物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

蓝忘机再次轻轻地背上书包,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忘羡】智慧树上智慧果,智慧树下你和我 一

六月的风携着蝉鸣铺天盖地的吹来。

魏无羡叼着根狗尾巴草,站在一处空旷的草地上,被绿荫盖了满脸。他再三确认四周空无一人之后,便以他多年来因被狗追而锻炼出来的爬树技能飞快攀上眼前这棵大树,他在树上很快找到了一处结实又隐蔽的地方,以手作枕,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

层层叠叠的枝叶间光线昏暗,不时有微风拂过,发出沙沙的声响,犹如一首轻柔的催眠曲,催的魏无羡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他忽然想起在来此之前,师姐曾特地告诉他和江澄二人的,关于这棵树的传说。

据传,这棵已历经长久年月的树,是彩衣村第一任村长在建村之时亲手种下的,他将此树命名为:天天,以此来警示彩衣村村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建设彩衣村的未来作出更大贡献。

而彩衣村的人们也终于告别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在此定居下来。正是这棵古树,见证了他们村一代代人的更替,也见证了他们村的衰弱与繁荣。它独自淌过数百年的光阴,竟从一粒小小的种子,长成了这么一棵透着顶天立地之势的参天大树。

村里人都说:“此树有灵,就是它保佑彩衣村代代繁衍,生生不息。”他们敬畏这棵树,甚至还想拉个条把它圈起来,谁也不给碰。

说道最后,江厌离有些担忧的对他俩道:“此树对彩衣村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无论此树是否有灵,你们千万记得不要对这棵树作出什么不合礼仪的举动,否则恐怕会引起村民的敌意。”在得到两人信誓旦旦的保证后,她才松了口气,又开始为他们张罗起这一路上的吃食来。

而今天便是魏无羡和江澄来到彩衣村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这趟旅行其实是由江枫眠提出来的,他认为既然已结束高考,不如到处玩玩,总比成天宅在家里要好。又不知从哪听说了彩衣村是个避暑胜地,遂在征得二人同意后,迅速将他们打包送到此处。

江澄对此嗤之以鼻,他坚定的认为江枫眠把他俩送到这里的最大目的其实是为了撇开他们这两个电灯泡,好单独和他的母亲虞夫人相处,借以修补夫妻二人的关系。只有他的姐姐江厌离因早已嫁去兰陵而幸运的逃脱了被遣送到此的命运。

要说江澄父母这一对,也是极奇怪的。他们本是商业性联姻,互相没什么感情基础,结婚十来年,夫妻关系还是冷冷冰冰,岌岌可危的,两人间时不时的还要爆发一场争吵。可自从去年的江氏集团因一场商业危机而险些破产,甚至夫妻两人都差点命丧黄泉的时候,这段关系突然就有了转机。

如今江氏已被抢救回来,正呈蒸蒸日上之势,而这对夫妻间的感情,也有了微妙的改变。虽然还是时不时要吵一吵,但彼此之间,似乎也终于有了丝缕温情在流动。

感情的事,是轮不到别人插手的。魏无羡也只能暗自祈祷道:“希望江叔叔和虞夫人能借着这次机会,好好修补彼此的感情吧。”并且他知道江澄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只在嘴上抱怨,最后还不是乖乖抱着行李和他一起来到这里。

而如今他们终于要离开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子了,虽然彩衣村的风景不可谓不优美,这里的村民们也都是十足十的热情好客,但终日远离WiFi的生活还是让两人都有点崩溃。

终于等到了这最后一天,江澄一大早便兴高采烈的跑去收拾行李——他昨晚与魏无羡玩五子棋不幸落败,为此他不仅惨遭魏无羡嘲笑,还不得不忍辱负重的接受了收拾两人行李的任务。而魏无羡乐得清闲,在与江澄约定傍晚碰面后便四处闲逛,最后竟不知不觉的走到这古树之下,还忍不住爬上了树。

——————

魏无羡就这么美美的睡了一觉,等他终于醒来后,才发现天色已近黄昏,心中便是一惊:“糟了!要过和江澄约定的时间了!”

于是待再次确认了四周无人之后,魏无羡便动作迅捷的翻身下树,落地后立刻就要跑开。他脚才迈开半步,一回头看到这棵巨树,犹豫片刻,还是走回树前,仔细端详它。

此树是他前所未见的高大,繁茂的枝叶隐天蔽日,似乎在无穷无尽的向远方蔓延,只有细碎的一两点光芒能够透过枝叶的缝隙挣扎着印在草地上,从远方遥遥看去,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冥冥之中,魏无羡觉得这棵树一直在呼唤着他。不知不觉间伫立良久,魏无羡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或许,这真的是颗灵树?”他像是魔怔了一样,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碰碰这饱经沧桑的树干,可他的手才刚伸出去,头顶便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魏无羡刷的一下收回手,捂着头痛叫了一声。他倒退几步,左看右看,惊讶的发现身旁竟是一个人都没有。魏无羡心中纳闷,在无意间低下头,却发现脚边静静躺着一个球状物,似乎还是刚刚才从树上掉下来的。若非魏无羡不久前还在树上酣眠,他几乎要怀疑是有人故意躲在树上拿东西砸他。

有些疑惑的捡起那球状物,魏无羡拿在手里捏了捏,发现此球不过鸡蛋大小,摸起来却坚硬无比,明明掉到土里却仍是外表洁白不染尘埃,上面还隐隐透出云纹的图案。

魏无羡拿着这颗不明物体,有些懵了:“难道是这树结果了?”他讶异的想,“没听说这树还能结果啊,再说了,会有生成这样的果子的吗?”

福尔摩斯说:“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魏无羡左思右想,最后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自言自语道:“先前躺在你身上睡觉还平安无事,现在只是摸一摸你却不肯了?真是岂有此理。”

魏无羡本还想再念叨两句,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怒吼:“魏无羡!我找你半天,你竟然躲这来了!!”
魏无羡一愣,才想起似乎已经过了和江澄的约定时间。他条件反射地把果子往兜里塞去,转头就看见江澄正气势汹汹的提着两个行李包朝他大喊,看起来很想用它们把魏无羡砸个满头包。

魏无羡直接无视他的怒气,大喜过望道:“师妹你来啦!咱们这是要走了?”江澄瞪他一眼,强忍怒气转身就走,边走边气哼哼的道:“你现在想着要走?刚刚还让我找你半天!”

魏无羡赶忙追上去,他接过一包行李,毫无诚意的道歉道:“哎呀师妹真是抱歉,我这不是不小心睡过头了嘛。”他不道歉还好,道完歉江澄便勃然大怒:“你忘了师姐怎么说的?还敢爬这棵树上睡觉也不怕别人看到!竟然还敢睡过头害得我要来找你!!”

江澄越说越怒,最后铿锵有力地总结道“魏无羡你就是纯心找死!!”说完他扛起行李便要冲上去揍人,魏无羡见势不妙,知道这是要大难临头,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两人一追一逃,打打闹闹,等到江澄总算把自己的怒气散了个干净后,他才注意到魏无羡兜里鼓起了一块,便指着问:“你这装的什么?”

魏无羡下意识伸手摸摸兜里的云纹果,思虑片刻便决定暂时不要告诉江澄这大概是那棵古树的果子,毕竟一棵从不结果的树突然结出果子还掉到他头上未免也太诡异了,江澄听了肯定要让他丢掉,可他却隐隐觉得这果是丢不得的。于是魏无羡道:“你说这个啊?今天瞎逛时被这野果子砸到头了,带回去留个纪念。”

江澄幸灾乐祸道:“活该你被砸!而且砸个头你还要纪念?不如把果子让给我,我替你纪念一下。”

“滚滚滚,给你你就直接吃了好吗!”魏无羡不假思索的回他,江澄表示不服,两人便又热火朝天的互怼起来。

等到江澄与魏无羡终于堪堪赶在夜色降临前与前来接他们的人汇合时,两人都已是口干舌燥,精疲力竭了。而那枚云纹果实,也早已被魏无羡抛至脑后。

【忘羡】夏天

现代au,学生时代,很水的流水账,渣文笔以及ooc预警!第一次发文惊恐无比

夏天到了。

魏无羡没骨头似的瘫倒在床板上,一边生无可恋的狂摇扇子,一边哀嚎道:“我要热死啦!”

下铺的江澄正在翻书,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烦躁道:“这破宿舍停电已经够倒霉了,你就别叽叽歪歪了好吗,吵的我都热了!”

同在下铺的聂怀桑心痛的看着自己的扇子被魏无羡捏在手里晃来晃去,附和道:”是啊魏兄,你这样只会越喊越热的。”

魏无羡无辜道:“可是不喊我受不了啊!”

他说着,扭头看向在一边奋笔疾书的蓝忘机,被他在酷暑之下依旧沉迷学习的精神打动了,他忍不住开口道:“蓝湛,你不热吗?”

笔划过纸张发出的沙沙声没有丝毫停顿,蓝忘机冷静道:“不热。”

“可是我好热啊!”魏无羡打了个滚,听着身下床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又拉长了声音道:“好蓝湛,二公子,你是怎么做到不热的?教教我呗~”

下铺的江澄突然恶寒,他一边怒道:“魏无羡你恶不恶心,别老对着蓝忘机撒娇!”一边加快了翻书的速度。

没人理他。

蓝忘机从容道:“心静自然凉。”

魏无羡委屈道:“可是我的心静不下来怎么办?二哥哥你别总是看着书了,看看我呀,难道我不好看吗?”

江澄硬是在大热天被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痛苦的看了魏无羡一眼,大力的合上书,摔门走了。

蓝忘机终于停下手中的笔,他扭头看向魏无羡,道:“不知羞!”

魏无羡哈哈哈的笑出声。

聂怀桑觉得自己没法再假装不存在了,他从魏无羡手中夺过自己的宝贝扇子,一边念叨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边慌乱的冲出了门。

只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江兄等等我的大喊,飞快的远去了。

魏无羡故作惊讶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跑了?”

蓝忘机不吭声,但也不再摆弄那堆书了,只是静静的坐着不动。

魏无羡看着他俊美的侧脸,实在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开心,他情不自禁的凑过去,在蓝忘机的脸上吧唧亲了一下,道:“好啦,现在江澄他们都走了,在这间宿舍待下去也没意思,二哥哥陪羡羡出去玩好不好?”

说完,他便笑眯眯的看着蓝忘机顶着微红的耳朵默默地开始收拾东西。

不一会,两人便出了门,魏无羡眯起眼睛看了看外面刺眼的阳光,扭头对着身侧的蓝忘机感叹道:“我开始觉得出门也许不是个正确的决定了。”

蓝忘机不说话。

魏无羡继续道:“不过出都出来了,二哥哥,我们去约会怎么样?”

蓝忘机扭头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笑道:“二哥哥别害羞嘛,让我想想,我们去哪儿约会好呢?”

蓝忘机悄悄握紧魏无羡的手,柔声道:“哪里都好。”

最后两人一致决定去情侣约会标配的电影院里看电影,不仅能约会,还能蹭空调。

可到了电影院,魏无羡又开始犯愁了,他望着‘今日上映’,愁眉苦脸道:“蓝湛,这可怎么办,怎么不是动画就是枪战,真是岂有此理,爱情片呢,爱情片去哪了?”

蓝忘机此时正专心的握着魏无羡的手,闻言无所谓道:“看什么都好。”

魏无羡无视了路人惊奇的目光,执着道:“这怎么行,既然是在电影院约会,当然要看爱情片!”

但是没排片就是没排片,魏无羡纠结良久,还是退而求其次的选了一部恐怖片,他指着屏幕上的《恐怖惊魂夜》五个字道:“那这部也行,二哥哥你记住了,等会一定要假装害怕的躲进我怀里哦。”

蓝忘机道:“不会。”

魏无羡笑道:“不会也行,我会,我来教你如何?”说着他就凑了过来,蓝忘机注意到周围各色夹杂着好奇和惊异的眼神都投了过来,无奈地说道:“别玩了。”

魏无羡嘻嘻笑着,终于停下动作,也老老实实的排队去了。

不过多时,两人入座,电影开播。

不得不说,魏无羡选的这部电影确实名副其实,那是实打实的恐怖惊魂,只可惜忘羡二人对此内心都是毫无波动。

魏无羡有些无聊的靠在蓝忘机身上,听着耳边此起彼伏,几乎要冲破耳膜的尖叫声,忽然玩心大起。他学着周围人的声音,捏着嗓子努力憋出了一点哭腔道:“二哥哥,人家好怕怕呀~”同时把自己努力的塞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蓝忘机一把搂住他,镇定道:“不怕。”

魏无羡转身跨坐在蓝忘机身上,将脸凑到蓝忘机面前,笑着道:“不管啦,要二哥哥亲亲好不好嘛,二哥哥亲亲羡羡就不怕啦。”

蓝忘机毫不犹豫的亲了过去。

两人选的是后排的座位,四周零零碎碎的分布着一些正在专心致志亲热的情侣,因此他们便也肆无忌惮的凑在一起蹭来蹭去。

魏无羡终于成功地把自己黏在了蓝忘机的身上,他心满意足地用手勾住蓝忘机的脖子,听着耳边传来的紊乱的呼吸声,忍不住亲了亲蓝忘机通红的耳朵,心中喜欢的不行。

魏无羡调笑道:“怎么了二哥哥,再羞的事情不是都干过了,怎么还会羞成这样?”

蓝忘机心跳如鼓擂,他更紧的搂住魏无羡,轻声道:“不知羞耻!”

两人窝在一起缠绵了许久,直到终于感觉快要擦枪走火大事不妙时,魏无羡才挣扎着道:“蓝湛,蓝二公子,停一停,这可是在电影院呢。”

蓝忘机依言放下了手,魏无羡在蓝忘机身上趴了会,又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把自己强行从蓝忘机的怀中拔了出来。

他心中默念着:“冷静!冷静!”恋恋不舍的坐回自己的位置,轻喘着说道:“蓝湛,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这部电影看完怎么样。”

蓝忘机默不作声的点点头,伸出手理了理二人的衣服。

终于心不在焉的熬到电影结束,等到两人手拉手走出电影院时,已经是黄昏时刻了。

魏无羡下意识地又想往蓝忘机身上贴,但是顾及到此时闷热的天气,只得作罢。可一旦想到不久前电影院中蓝忘机急促的喘息和他身上炽热的温度时,还是会有些心动。

他忍不住地想:“反正天色还早,不如……”想到一半,他偷偷瞄了眼蓝忘机波澜不惊的侧脸,还是遗憾的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成不成,大白天的想什么呢!”

又漫无目的地逛了会街,魏无羡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不如咱们去打一炮吧’这个实用性建议,于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道:“蓝湛,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蓝忘机突然停下了脚步。

魏无羡被他牵着也是一顿,心里有些奇怪,便跟着停下。他回过头,好奇的顺着蓝忘机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一旁的店面上写着闪亮亮的四个大字——情人酒店。

魏无羡又扭头看了看蓝忘机镇定自若的脸和他暴露内心的通红的耳朵,先是一愣,接着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还一边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蓝二公子你竟然是这种人!光天化日之下想什么呢,真是枉为君子哈哈哈!哎哟我不行了,二哥哥你扶扶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恼羞成怒,耳朵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了,他一把拉起快要笑倒在地的魏无羡,抬腿就要走,却被终于止住笑的魏无羡给反拉住:“别啊二哥哥,都到这里来了,怎么能走呢?”他揽住蓝忘机的肩,满心欢喜,忍不住又笑了起来:“真是知我者莫若二哥哥也!这可正合我意,咱们今晚就不回去了!”

二人相携走入了酒店。

end